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建言献策 >2019年 >设区市片会交流探讨

南平:红色遗址 传承基因

日期:2019/11/25        来源:南平市老促会        点击数:

红色遗址  传承基因

——南平市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调研报告

南平市老促会  南平市老区办

20191119日)

 

闽北(南平)是我省是重点革命老根据地之一是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闽北人民具有光荣悠久的革命历史,早在1926年就成立了党的组织,1929年建立了工农红军,1930年建立了苏维埃政府,1933年划归闽赣省,直属中央苏区。现南平市10个县(市、区)全部属于“原中央苏区县范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南平曾是中共福建省委、闽浙赣区党委(省委)领导机关的诞生地和驻扎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滕代远、罗炳辉、寻淮洲、粟裕、曾镜冰等许多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革命先辈都在这里工作、战斗过,在此留下了光辉的足迹。闽北老区革命早、时间长、地域广、牺牲多、贡献大。闽北老区人民为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和牺牲,赢得了“红旗不倒”的赞誉。

闽北老区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实践中形成了光荣的革命传统,积淀了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同时留下了大量珍贵的革命遗址、遗迹和革命文物。这些遗址、遗迹是中国革命历史的见证,是中华民族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开展社会主义


 

核心价值观教育和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革命英雄教育的生动教材。因此,做好革命遗址、遗迹的保护开发利用,对于我们传承红色基因,弘扬红色文化,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近年来,随着红色文化旅游的兴起和城乡建设力度的加大,以及自然生态的极端变化,革命遗址的保护问题日趋严峻。为缅怀先烈,保存历史,弘扬老区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促进红色文化旅游发展,带动老区脱贫致富,推动南平文化经济全面发展。20197月至9月,在各县(市、区)老促会、老区办调研的基础上,南平市老促会、老区办又组成联合调研组,对全市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工作情况进行了一次深入调研。此次调研重点为武夷山、建瓯、浦城、松溪、政和等五县(市),调研组深入这些县(市)老区乡(镇)、村,通过召开座谈会、实地考察、个别走访等形式,广泛了解革命遗址保护情况,并邀请县(市、区)政府分管领导及发改局、民政局(老区办)、文体旅游局、党史方志办等有关部门领导座谈,听取他们对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的措施和建议,在此基础上形成综合调查报告。

一、革命遗址现状

全市革命遗址共238处,其中:重要历史事件和重要机构旧址117处,重要历史事件及人物活动纪念地20处,革命领导人故居6处,烈士墓12处,纪念设施55处,损毁遗址28处。革命遗址分布在全市10个县(市、区)103个乡(镇、街道),其中纳入文保单位的89处。

从保护级别上看,全市列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处(武夷山余庆桥、邵武宝严寺、建瓯东岳庙),占1.26%;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处(延平的红军东方军与十九路军谈判旧址、溪口苏维埃革命委员会旧址、中央苏区闽赣省委常委开会旧址、东方军野战医院旧址、峡阳战斗旧址;武夷山的上梅暴动遗址、赤石暴动遗址、张山头红军墓、闽北革命烈士纪念碑、摩崖石刻——刘子羽神道碑;建瓯的中共闽北临时委员会旧址;光泽的牛田东路军指挥所旧址、东方县苏维埃政府旧址、光泽县苏维埃政府旧址;邵武的文昌宫;浦城的中共炭坞区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及中共崇安特支浦城岱后办事处、支部旧址),占7.98%;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7处(延平4处、建阳1处、邵武7处、武夷山11处、建瓯2处、顺昌8处、浦城17处、光泽5处、松溪3处、政和9处),占28.15%

从利用级别上看,全市被确定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1处(闽北革命历史纪念馆),0.42%被确定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35处,14.71%被确定为县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23处,9.66%;利用级别未定的的有180处,75.63%

二、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主要做法与成效

1、领导重视,促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初见成效

南平市和各县(市、区)党委、政府历来都很关心老区苏区建设和革命遗址的保护开发利用工作,特别是南平十个县(市、区)申苏批准后,各级党委、政府对革命遗址的保护开发利用工作进一步加强。市委办、市政府办先后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革命遗址保护的实施意见》、《关于做好革命遗址保护工作的通知》,对全市革命遗址保护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2010年,武夷山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关于武夷山市老区历史标志物的保护措施》。2019年,市文旅局根据市人大立法计划要求起草了《南平市革命旧址保护条例》,经由市人大常委会按法定程序报请省人大常委会表决批准。《条例》出台后将使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工作逐步走上了法律化、规范化道路。这些政策、法规的制定和出台有效促进了我市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工作的开展。

南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老区工作,市委常委会每年年初都安排听取一次关于老区和老促会工作情况汇报,革命遗址的保护开发利用是其中一项重要的汇报内容。南平市老促会黄雄会长自到任以来,不断加强与县(市、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沟通,促进了县(市、区)老促会会长及时落实到位,推动各县(市、区)委常委会每年至少安排听取一次老促会的工作情况汇报,并形成制度。这一制度的建立为推动县(市、区)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工作的开展起到积极作用。如浦城县2014年向县委常委会汇报了老区和老促会工作,其中关于革命遗址保护修缮的建议得到常委会的认可,明确要求:由县财政参照县级文物保护工作经费标准,将革命遗址保护修缮经费纳入每年的财政预算。

2革命遗址保护意识进一步提升

经过全市上下的共同努力,南平十县(市、区)都被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为“属于中央苏区范围”,成为全省三个全区域苏区市之一。在申苏过程中,革命遗址、遗迹的存在是对革命史实的最好证明,为成功申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为此,南平市、县两级领导对革命遗址的保护、修缮工作有了新的认识,为革命遗址保护修缮、纪念场馆建设起到有效的促进作用。

近年来,我们通过加强对老区苏区的宣传,使老区苏区观念深入人心,促进社会资金自发在纪念地立碑标志,建设纪念场馆,支持纪念场馆的布馆等工作。如建瓯市迪口镇积极发动迪口镇西坑籍的湖南省高级工艺美术大师、郴州市政协委员游杰辉向西坑革命老区纪念馆赠送了价值近20万元的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及十大元帅、十大将、福建籍上将、中将等31位开国元勋半身卵石雕像,激发老区人民对开国元勋的崇敬之情;川石乡墩阳村龙井自然村革命“五老”王应青的子女自筹资金,新建陈牯老(陈贵芳)智擒特务头子陈学达的纪念碑。“云飞革命文物博物馆”负责人刘云飞的父亲刘中朋,1942年参加闽北游击队,曾多次立功,获得人民功臣奖章、功劳证及 “战斗英雄”等称号。20183月,省民政厅批准设立武夷山市云飞革命文物博物馆,刘云飞和妻子共收集其革命文物3000余件,其中大部分都属于国家珍贵文物,陈列于云飞革命文物博物馆中。

浦城县老促会自2015年以来积极协调各方,致力收集、挖掘、整合了大量革命文物和历史资料,并与管厝乡政府和庆元村“两委”共同努力,克服重重困难,多方筹集资金近300万元,历时4年筹建了“福建省庆元山革命历史博物馆”。该馆按福建省文博三级标准筹建,成为浦城县首个非国有革命历史博物馆,馆藏革命文物400多件,开启了纪念馆建设新模式。

政和县从管护职责入手,县委明确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为红色遗产责任单位,负责指导和协调乡(镇)、村具体抓落实,全县60%以上遗址已修缮,都立有红色牌匾,道路两旁树立党旗或红军旗,提升红色旅游氛围,发挥红色遗产资政育人的作用。新建了“政和中央苏区文化展示中心”、“闽北闽东红军会师陈列馆”、铁山镇建设“红色政和光辉历史”党建长廊等,成为政和县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党史教育基地和党员干部教育基地,对于保存珍贵历史、传承弘扬苏区精神具有重要意义。

3开展革命遗址摸底调查

20101月开始,南平市革命遗址普查工作正式启动,市、县(市、区)党委、政府尤为重视,组织有关部门对10个县(市、区)开展革命遗址普查工作,在为期一年多的革命遗址普查,取得了初步的普查成果。后又经过两年的时间对全市革命遗址深入细致的补充调查,进一步完善史料,最终于20135月定稿。经过此次普查活动的开展,为全市的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决策依据。

经市、县两级相关部门的调查摸底,对列入文物保护、各级各部门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其保护力度都比较大。如邵武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工作。前期结合全国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摸清红色遗址分布状况和数量,并编制了《邵武革命遗址遗迹名录》,邵武市、乡(镇、街道)、分别对红色文化遗址立碑或挂牌,将金坑乡街上的红军标语墙、弹孔墙、苏维埃人民政府旧址,朱德、周恩来旧居,古山村红军司令部旧址等10余处文物点纳入保护范畴。从摸清“家底”入手,开展红色遗产再普查工作。通过普查,针对遗址现状和遗址保护开发利用中存在的难题,梳理出意见和建议,提出保护利用规划与建议,在原确定27个革命遗址、旧址基础上新发现17个遗迹、旧址。

4、加大宣传力度,促进革命遗址保护利用

近年来,南平市上下不断推进老区苏区宣传力度,市老促会积极策划、牵头并邀请市委党研室、市财政局、市电视台及各县(市、区)党研室、老区办共同参与拍摄《八闽红土地》、十四集的《闽北中央苏区史大展播》等系列片。特别是《闽北中央苏区史大展播》,时任市委书记裴金佳和时任市长林宝金分别参与录制了专题片并讲了话,南平电视台多次播放,社会反响良好。结合南平市老促会成立二十周年,我会收集历史资料,整理、编辑、出版了《红色理论永放光辉》、《红色历史永恒记忆》、《红都大安 永志勿忘》和记录闽北苏区新貌的《纪念南平市老促会成立二十周年暨闽北苏区美丽乡村》画册、《万山红遍时》,在《中国老区建设》、《红土地》、《闽北日报》、《闽北纵横》等报刊、杂志刊登。在宣传闽北革命斗争史中,黄雄会长会同有关人员撰写了《闽北儿女血洒东流山》、《“上梅暴动”是闽北革命根据地兴盛的起点》、《上梅暴动红色基因:激活闽北根据地的“六个”亮点》、《罗汉滩上打票船威震闽江破敌胆》等文章,分别在《中国老区建设》、《红土地》、《闽北日报》上发表。延平区近年“七一”建党节当天,组织区直有关部门开展“苏区行”活动,参观革命历史纪念馆和瞻仰革命烈士纪念碑等,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三、在保护利用实践过程中探索出行之有效的办法和经验

1、充分发挥老区苏区政策优势。通过争取中央和省上政策倾斜,多渠道筹措资金,专项用于革命遗迹、遗址保护开发利用。如近年来,武夷山市在重要革命纪念地修建了纪念馆、纪念亭等,先后修建了赤石暴动纪念馆、岚谷横源革命历史陈列馆、大安闽北苏维埃政府旧址、上梅暴动革命历史陈列馆、坑口革命历史陈列馆;建阳、邵武、浦城运用中央拨款相继建成了苏区纪念馆,传承革命精神。

2红绿结合,相互带动,促进经济发展。南平地处山区,革命战争时期,闽北的崇山峻岭是开展游击战争的天然屏障,留下不少革命遗址遗迹,是我们传承红色基因,弘扬老区苏区精神的重要载体。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新农村建设的推进,美丽乡村绿色资源不断开发,带动当地旅游产业发展的同时,也促进了红色旅游的发展。武夷山市洋庄乡大安村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基点村, 2005年被列入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和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之一,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享有“闽北红色首府”的美誉。目前保存有闽北分区苏维埃政治保卫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闽北分区政府礼堂、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闽北分区苏维埃政府等47处红色革命遗迹、遗址。近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下,积极探索最美休闲乡村建设新路子,根据当地实际,提出“红+绿”的发展模式,大力发展红色和绿色生态旅游等产业,先后投入上千万元资金,用于农业及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旅游开发和生态环境保护。同时不断加强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的力度,争取资金2600余万元,对大安红军街进行改造,先后修缮开发了闽北分区苏维埃政治保卫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闽北分区政府礼堂、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闽北分区苏维埃政府等具有较大影响力的革命纪念设施供游客参观,接受红色教育。两者的结合为革命遗址的保护修缮起到了很好的助推作用,每年都有不少单位组织大批党员干部,带着敬仰的心情,来到大安参观学习,缅怀先烈。

3加强文旅结合,打造红色教育基地。顺昌县洋口镇政府持续推动打造“洋口红色旅游小镇”,围绕打造红色旅游小镇,不断推进红色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建设。当地党委、政府积极主动与省、市、县委党校对接,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把洋口列为省、市、县委党校学员接受红色革命传统教育的校外“课堂”。经县政府和县委党校批准挂牌成立“顺昌县洋口红色革命传统教育学校”和“中共顺昌县委党校洋口分校”。洋口红色旅游小镇3A级景区实行运营托管,实现南平市国有景区市场化运作零的突破。截止2018年底,已成功举办两届“红色旅游日”。邵武市金坑乡党委、政府把握当前旅游发展的有利时机,抢抓政策机遇,把金坑红色旅游作为一项重点产业来抓。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红色旅游资源的保护,成功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2处。金坑乡已成功入选《国家经典红色旅游景区第一批修订名录》,并列入国家“十二五”红色旅游发展规划,成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国家3A级旅游景区、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国家级生态乡镇,福建省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并作为红色教育基地,成为党员干部回顾党的光辉历程,讴歌党的丰功伟绩,进一步激发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活力,提高了对党的认识,时刻牢记共产党的光辉革命斗争历史,接受党史和革命传统教育,增强党员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的重要学习基地。

四、革命遗址保护和利用面临的困难与问题

当前我市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认识站位不高。我市各县(市、区)、乡(镇)、村,保护开发利用工作发展不平衡。主要原因:一是在抓住经济大环境中,县(市、区)党委、政府对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重要性认识不足,重视程度不够,未能将有效利用红色资源促进经济发展纳入乡村经济发展的大盘子,进行统一规划和指导。二是一些乡(镇)、村领导虽然开始重视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但主要还是各自为阵,没有统一规划、统筹使用资金,造成保护和利用资金相对分散,资金投入没有得到有效整合利用。三是缺乏一个有效统一的管理和监督组织,进行整体保护开发和有效利用,没有完善的年度计划,更没有中、长期规划发展目标。

2资金投入不足。革命遗址的保护与开发利用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大量资金作支撑。虽然近年来南平市围绕打造大武夷旅游,加大了对以革命遗址为核心的红色景区建设投入,但与其他类型旅游项目相比,投资比例较小,建设资金短缺。一是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的红色景区,大多数投融资渠道不宽,红色资源保护开发利用进度还比较缓慢;二是投入不足导致遗址保护不力的情况更是令人堪忧:如散落于荒僻乡野的土墙、板墙的标语,重要纪念意义的遗址荒弃在土坯房、祠堂庙宇等场所中,弃用的古驿站、廊桥隘口等一些重要革命遗址,因长年失修破损严重,甚至消失;三是当前部分旧址属村委会管理或属个人资产,如要加以保护开发利用,需对旧址的产权进行回购,回购需要大笔资金,县(市、区)、乡(镇)的财力有限,无法进一步保护开发利用;四是部分遗址、旧址的纪念碑(亭)或革命历史陈列室等建成后缺乏专人管理或资金短缺难以进行维护,出现无专门机构、无专项资金、无专人管护的“三无”状况,造成二次损坏;五是目前大部分遗址的保护修缮需要当地党委、政府自筹资金或上级部门下拨资金。省、市老区部门资金为补助性资金,需先建设后补助,而闽北老区苏区的贫困地区偏多,往往很多遗址的启动资金都无法筹集到,要争取到老区部门的补助资金比较难,导致许多遗址未能得到较好的保护开发利用。

3、部门职责不明。革命遗址根据历史事件的时间和重要程度,其管理部门也有所不同,管理上存在交叉从属。如革命烈士纪念物等属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管理,县级以上文物的革命遗址属文化旅游部门管理,党史资料的收集和发掘由党史部门负责,各个部门各自负责相关工作,交流沟通不多,保护利用局限,不能做到资源共享。

五、加强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几点建议

1、加大宣传,提高认识。革命遗迹是红色文化的实体,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加大对我市红色文化、革命遗址的宣传力度,以重大党史事件和重要党史人物纪念为契机,开展红色宣传活动,让广大干部群众充分认识到革命遗址的重要性和珍贵性,保护工作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同时,要充分利用报刊、电视、广播、网络等宣传媒体,宣传革命遗址、革命文物的历史背景和深刻内涵。揭示和弘扬其历史地位和现实意义,提高党员干部和全社会民众对保护革命遗迹、遗址重要性的充分认识,共同营造学习传承先烈革命精神,参与革命遗迹、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的浓厚氛围。同时,对于在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有突出贡献的人和事,当地党委、政府应大力表彰和宣扬,营造良好的氛围。

2、加强领导,建立机制。市、县(市、区)两级都应成立红色文化遗址保护领导小组,由当地党委或政府分管领导担任组长,涉及到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的相关部门分管领导为成员,定期研究革命遗迹、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的总体规划设计和资金安排,提高项目的生成概率和资金的使用率。有关部门应将革命遗迹、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纳入本部门的一项工作内容。领导小组应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开展对相关优惠政策的研究,用好用足优惠政策,促进项目的生成落地。

3、落实《条例》,加大投入。革命遗址保护需要有财力保证,如果单靠一级财政投入那是不现实的,建议各级财政设立专项资金,或动员鼓励社会和当地企业界能人募集专项资金,逐年分批、分级、分类对革命遗址、旧址进行保护开发利用。政府部门可以采用对红色旅游开发企业减免税费等形式,鼓励文化旅游企业对革命遗址、旧址做抢救性保护修缮。如地处松溪县郑墩镇梅口村的梅口区苏维埃政府旧址,因年久失修几近全部损毁,近年梅口村借助企业力量在打造文化旅游产业的同时,对革命遗址进行保护开发利用。对一时难以修复的遗址可采取修建石碑或竖立标志,建立革命遗址保护的长效机制,明确管理部门。《南平市革命旧址保护条例》正式颁布后,应加强对《条例》的学习领会和执行力度,定期对各县(市、区)《条例》落实情况进行督查并通报。

4整合资源,合理开发。坚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把保护修缮革命遗址工作与发展“红、绿、古、特”的大旅游结合起来。充分挖掘、开发、整合当地红色资源。在辖区范围内,将闽北沿线的红色、绿色、古色和特色的景点串联起来,打造“红色教育,绿色休闲,古色历史,特色文化”的精品旅游路线。充分用好今年722日国家发改委、住建部、文旅部等7部门联合修订印发的《文化旅游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中央预算内投资管理办法》提出的,红色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由地方发改委申报,国家发改委组织专家进行评审确定,年度投资计划下达到具体项目,红色旅游基础建设项目不受最高补助限额的限制,带动老区苏区经济转型和跨越发展。使革命遗址焕发新的生机活力,逐步形成以抓好革命遗址开发利用促进红色旅游经济发展,以红色旅游与青山绿水、历史文化、特色的美丽乡村有机的融为一体,促进经济发展,保障革命遗址保护开发利用的良性循环。

这次调研报告汇报之前,我们将报告呈送市委及袁毅书记,袁毅书记在114日做了重要批示:南平是红旗不倒的地方,红色资源十分丰富,怎么样保护利用好这些资源,对于开展革命传统教育,传承中国革命斗争精神,确保新时代新长征取得更大成就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报告客观反映了保护利用工作取得的成效,指出了一些地方部门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见建议。建议请培栋同志组织力量认真做些研究。但由于我们调研深入不够,水平有限,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仍有不足之处,敬请在座各位领导和同志们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