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老区文苑

黎明前的枪声

日期:2018/9/4        来源:宁德福安市老促会        点击数:

黎明前的枪声

 

1932914日,中共福安县委在福安溪北洋发动了震惊全省的“兰田暴动”,它在闽东革命的关键时刻,成功地打响了武装斗争第一枪。

兰田,位于福安西南20多里处的溪北洋的中心,村里住有富甲福安,号称“金、怡、瑞”陈姓大地主3兄弟。他们在溪北洋、甘棠洋、穆阳、阳头等地购置了大量田地和房产,每年收租万担,城关、赛岐还有他们开的店铺和钱庄,街面上流通着他们印发的钱票。他们不仅在3座大院周围构筑了又高又厚的围墙和炮楼,还购置了20条枪,豢养了20多名团丁,籍以保住人财催租逼债。民团驻扎在离陈宅不远的陈氏宗祠内,祠堂四周是高厚的围墙,当中的大门钉上一层铁皮,祠堂前面是一片小开阔地,易守难攻。

闽东北工农游击第一支队政委马立峰、队长詹如柏经过实地侦察地形,并了解了民团实力和活动规律,认为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县委经过周密考虑和研究,制定了里应外合、假敌攻敌的战斗方案,并将时间初步确定在中秋之夜。

暴动前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一方面,县委书记丘小村安排打入穆阳国民党省警察第二大队警官训练所受训的陈兆祥、缪岱秋两负责搞出三套警服和一盏印有警察队字号的灯笼,同时指定双阳支部书记冯增兹负责向兰田民团中的一名团丁(双阳人)了解民团中的一些情况和中秋节值日排班表。一方面派人到福安北区取出3支长枪。

各项准备工作进展顺利。这时县委得知双阳村因禁山将在中秋前夜请外地戏班演戏的消息,丘小村、詹如柏、马立峰等人研究后,认为此时团丁会外出看戏,民团戒备松懈,可乘虚攻袭兰田民团。

913日晚,丘小村在马山村地下党员郭怀庆家主持召开了县委扩大会议,马立峰、詹如柏、郑眠石、施霖以及各区委、边委书记以上的30多名干部参加了会议。会议讨论了福州中心市委的有关指示,部署了秋收抗租斗争,正式决定在中秋前夜假敌攻敌、智袭兰田民团。

14日,中秋节前一天。夕阳西坠,暮色渐渐笼罩着山野、村庄。离兰田仅两里地的双阳祠堂里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兰田民团团丁也禁不住诱惑,采取轮流看家的办法,到双阳一饱眼福去了。

此时,另一场好戏也在悄无声息地开演了,第一支队队员和贫农骨干分子共30多人按约定时间从各地前往马山村郭怀庆家中聚集。

郭怀庆家,宽大的厅堂的柜桌上放着一盏马灯,照亮着一张张严肃的面孔。马立峰简明地讲述当前的革命形势,接着宣布今夜智袭兰田进行夺枪的决定,詹如柏在会上作了简短有力的动员。参加行动的同志大都是年青力壮的小伙子,他们听说要去兰田夺枪,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出发。

夜,静悄悄的,秋月的清辉洒在溪北洋广袤的田野之上。午夜一点钟,詹如柏、马立峰率领30多名队员向兰田进发。全队沿着马山偏僻的小径隐行在林丛之中。叶茂迁、贵兴和外号叫“机器”的冯信谦等3名队员身穿警服走在全队最前头,其他队员有的手持梭标、大刀,有的身藏利器,跟随其后,与他们保持百来米的距离。

当队伍迫近兰田村前时,叶茂迁便将警备队字号灯点燃起来,高高地提在手中,3名“警察”大摇大摆地向民团驻地走去。在靠近陈氏宗祠十几步距离时,只见值班团丁正是那个人称鸦片鬼的维益,他正抱着枪坐在门口处的一条祠堂木凳上打瞌睡,叶茂迁等人猛扑上去,将其抱住捆起,在口中塞了条破布,并迅疾打开了大门。

此时,后面的队伍也已赶到。詹如柏大手一挥,全队人马如下山猛虎,迅速冲进祠堂大厅。团丁们有的看戏去了,有的请假回家,有的出外寻欢作乐未归,余下的正在楼上厢房象死猪一般酣睡着。

游击队一冲进大厅,一部分队员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墙上挂着的18支步枪抢到手中;一部分在詹如柏指挥下冲进左右厢房,将团丁团团围住。团丁被犹如天降的游击队员惊醒,顿时乱成一团,象一群无头苍蝇四处乱钻。詹如柏大吼一声:“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面对这场突变,团丁们一个个吓得直筛糠,乖乖地把手举了起来。

詹如柏命令把俘虏押到大厅,一查问,发现少了那个反动教官。这家伙手头还有一支驳壳枪,可不能让他溜了!大伙便分头四处搜查开了,一会儿,只听见几声“嗷嗷”怪叫,詹如柏从“神主牌”后面生拉硬扯出一个家伙。大家一看,正是那个无恶不作的黄教官。别看这家伙往日威风凛凛,此刻却象丢了魂魄一般,战战兢兢地。詹如柏命他交出驳壳枪,这家伙死到临头还在耍花招,诡称驳壳枪坏了准星,送到城里修理还未取回,不肯将枪交出……

正当游击队忙于陈祠缴枪之时,被喧闹声惊醒的地主们吓得急忙从大院后门逃跑了。一部分游击队员奉命搜查地主大院时,只剩下来不及逃走的女人、小孩,在那里哭哭啼啼。队员们撇下求饶的地主家眷,点起火把开始在满屋里搜寻浮财。狡滑的地主早把银元财物藏了起来,只搜到少数的银元和鸦片土。

陈祠里审讯还在继续,黄教官死活不肯把短枪交出。时光一秒一秒地溜过去,转眼已是凌晨3点多钟。詹如柏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挥手给了他一枪,被击中腹部的黄教官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杀猪般地嚎哭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呜呼哀哉)……

尖锐的枪声,划破溪北洋沉寂的夜空,显得格外清脆。

为了防止枪声惊动和引来附近反动地主民团、大刀会,马立峰将俘虏集中训斥了一顿后,便指挥大家撤出陈氏祠堂。队员们背上缴获的18支步枪和一支军号,迅速隐没在后山的密林之中。

队伍神不知鬼不觉地隐藏在马山村附近的“寿宁洞”中。郭怀庆听到胜利的消息,立即送来一软箩由赛岐特支转送来的慰劳品——中秋月饼,每人一盒两块。大伙一边咀嚼着香甜的月饼,一边摆弄着缴获的枪支,一个个兴高采烈、神采飞扬。队伍在洞中隐蔽了一天,为防止意外,当晚又神速转移到东方的仙岫大山中去了……

从此,闽东党组织公开亮出了“闽东北工农游击第一支队”的旗号,这支革命武装在党的领导下,转战闽东各地,力克顽敌,为创建和扩大闽东苏区,建立了累累战功。

“兰田暴动”打响了我党在闽东公开武装斗争的第一枪,开创了闽东革命的新局面。

自此,闽东革命由经济斗争为主转向了武装斗争的正确之路。在敌强我弱的历史条件下,“兰田暴动”的胜利为闽东党组织日后组织武装暴动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极大地鼓舞了闽东各地党组织和工农大众开展游击武装斗争的坚定信念,推动了闽东各地武装暴动的掀起。“兰田暴动”因此成为闽东工农武装斗争史上第一座光辉的里程碑。(张贵玲   缪小宁)

福安市老区建设促进会

201893日